待已


世間均依自己來虐待,自已自以為是(日正)差千里,而不知肉身,四肢是奴隷來侍候我,而我又在哪?真得到安逸的享受?最終二头空又何必如此渾渾自若。
還不如憨憨而睡而食而安而行,就誰也不是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