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

“人”均是活在「回憶」、「現在」之夢想,「未來」規劃不知有一個領域,不得由自己規劃也必然面對(果報)就因佛說三界內一切眾生有佛性。三界外各有自證自覺性現前,而分高低次地,不知一相一味,那有一種實而不變永可得之事與物呢?

人唯有活在呼吸間,放下一切執著分別,平等心待一切,每一剎那現前境物達感受知,而平常心去呼吸不取境,不捨境如地球繞太陽,距離不變近也不變遠,速度也不變快不變遠,才在地球上有萬種生物就是不變之定律,人的心分秒多在不定變才有苦。為何如此傻?流浪狗呀!!!莫怪還在飄泊中…

mmexport1399892012360

 

 

 

人性


一切眾生有良能亦有良知且抬頭看天,動物性僅知看地、不知見天?所以一切直覺為實而人知實也知虛。如吃蘋果可止餓,畫再真的蘋果可止飢否?

就因如此人有獸性也有人性,見美女身材窈窕而動淫慾是獸性而知恥、知惻隱心、知怖畏心即是人性。而覺醒自己可提升可轉凡為聖,也可墮落不如動物,如子殺父、如父姦淫自己女兒…等。

所以“人”就活為人性必具有‘德’服人、‘才’服人、‘理’服人即是人性、再簡化給人有‘愛’,給眾生「快樂」、「忘我」、「無私」…等就是真性。

人生旅途,可用一字走完,“赶 ”父母赶成家,自己赶著入胎,又催赶著来到人间,分秒不停成长,又急又速,已快被赶到冻库,除了赶还有争与“拼”加杂而串成叫人生?争学校,争名次,争文凭……什么多争?拼如同赌场,为人是借口,是“贪”吧!要房 要车……要……要……还是个要。

如此急速催赶,今日东,明日西,如浮云的飘动,何是安身立命?盖棺定论,仅是白骨数根,三十年……百年,也回自然大地之微尘是人生?又随业催感到另一空间受报!为醒觉人生是呼吸之间为一生,也不赶也不争也不拼,本自顺应的一生,没来没去,多逍遥自在,虚空是我,我是虚空。

冬藏

洒陈而香,人能冬季依自然规律,静多躁动少,可养生。如蛇、鸟龟冬眠,所以有千年的他们。当然冬藏如腌菜……等,古早方式自然发酵,可养生,冶病老人的智慧。

现今自称云端生活步调,把老人的全丢入焚化炉,不知它的历史及境化的岁月。例如此刻白萝卜,农人心盪血,500克/5毛钱,老农有人向他买还笑脸相迎,多慈祥憨厚的农友,为何现今人不知晒乾,存放可助肠胃消化,止咳……等等之作用,又无负面之损害,人在晒还受人之讥笑,无水平之老kk。

流浪狗愿为古早人,顺憶慈母之陈年老萝卜乾之甘美,分享有缘大众,悦人口慾,也是布施哦。普贤行愿的第九大愿恒顺众生,如来也欢喜。

影子

很长时日,没体力步行到南华寺,今晨在路灯下走著,咱我见影子“时长”、“时短”,又左侧,又右侧,偶而双影子。自我傻笑那个影子是我?还是移动中的是我?自解自嘲,傻流浪狗!我字认不清。

先不管,把背包大衣先供出去,随缘取境,在虚云老和尚塔子遇见修行者,双脚跪下供上。也说不可送人的念头放下,否则成为供我者,看库房的老狗子。也顺手供在佛桌上的小钱,也供给一位修行者,一路背著水返回轻松多,犬吠声嗡嗡在心中回到老窝。

草人

草有呼吸及息感(四季表達無誤)活為動物性和良知性的咱,常顯出動物性(叢林法則)而活著,真慚愧…

星辰法則的心性時隱而顯得太不夠,更虧待一切有緣者、曾發心之善友,自己何刻不離二性法則,而草性分秒隱顯「不離」,盼大善者給我指明。必草香養善知者。

DSC_2450

正名

DSC_2497

草…本是自在無序生成,是自私而割它,尤其將至流浪前需把山頭草剃短後以便住山者好行走,咱只有成割草師「傅」~先除自己心頭草,免外出雜染有緣者之淨地,誤了他們。再次清除、清除……

外出被稱「大師」、「師父」……等,但我僅是一位除草的師「傅」,或稱流浪狗也是很高階的稱呼,實是自己業障太重而已。

DSC_2505

世間草,春雨遍地萌芽而長。夏來猛放,用自己自私看有礙而除它,但它無序的生出是無限生命力,而人束縛為有限生死認為“命”不知解開為無限和無序…就同草,年年春來萌生有勁。

草不除,滿地叢生除不盡,草香片地是它爭活的「象」。而人心頭草不除就如山中小徑常走则路跡清晰,不走同森林無異,難走難行認不清茫茫而耗費一生。

所以不用腦;心間草也長滿,常用腦;思路清晰,不白活一生。學有智慧知慧命,把草提煉成妙藥,治貪、嗔、痴之三毒病,轉成佛、菩薩、聖人、善人、大企業家等…参考吧!

 

無線劃出有線是自己束縛自己,用現在定出過去和未來,反而掉入困苦中,明知有死亡和生之自然常規何不放下分別成常生的我!

有潦倒、有顯達何須用五官去對境自己,被漩渦轉失分出自卑和高貴。明知清淨又何須垢來攪拌待清淨!

可常樂、自尋苦為樂,自吞塵土為妙藥!

 

平衡

宇无多余之万物和众生,亦无不足缺少,完全被人类之知识和妄心而製造出对立完全是人类欲望无穷尽而产生之贪、嗔、痴之毒素罢了。如长、短、高、低、生、死相随,有无……无尽。而不知是自然宇宙产物,无多余的来自天地之产物,天地自可回归无物之美景,何需用人为去改变呢!

马、牛、象仅食粗之植物而力最大,体内不缺什么蛋白质……等等,免疫系统也正常。而人精致再精细之分类食物,弄得样样不平衡。

其实宇宙中一切的一切均是平衡,人类就用自以为是而违背了一切之规律而已,如白天,晚上各一半,而人类夜生活多了,问题也衍生无尽,自己破坏自己而已,无可怨天尤人哦!

对立成不对立,即大道。佛之道即亦如此,不二法门也是。全然蒙在一个我之产物,若无我何来象和形呢?参考吧!

流浪犬的吠叫